好优到
专题推荐

穿流苏吊带、在舞池摇摆,人生的目标不在于更高的收入,而在于生活的自由

 二维码 56540
发表时间:2022-11-03 23:44作者:晓晓

提起古着,大部分人会联想到,密密麻麻的货架上,没有相同的两件衣服,喜爱古着的人从来不说买,都是用“淘”来表达发现的乐趣。在人们习惯于“抄作业”来安排穿搭的今天,仍然有人醉心于把“仅此一件”的古着融入当代生活。


古着一般是指1920—1980年代的服饰,只是大部分人更熟悉80年代风。日本泡沫经济时期,“昭和风格”达到鼎盛,现如今的女孩子烫起蓬松卷发,穿上昭和套装,配上冷色系妆容,温柔一笑就能梦回“山口百惠”。


80年代的港星代表邓丽君(左)和昭和偶像山口百惠(右)


但也有人钟情于美国旧时光风格。相较于二战后强调腰线、塑造女性柔美的服饰,秋秋更迷恋1920年代那些不凸显腰身的flapper dress(直筒低腰连衣裙),最典型的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和《唐顿庄园》里的装扮。


(秋秋穿着自己设计的1920s风格连衣裙)


秋秋因为服饰喜爱上1920年代的文化,也因此接触到摇摆舞,并在30岁辞职创业,开淘宝店做起了自己的品牌Shimmy Shimmy。她甚至复刻了百年前的“舞蹈女团”,跳着摇摆舞环游各地。


都说时尚是一个轮回,那些旧物和它们所代表的风格,也在反复成为新的时尚。


现代摩登的1920s


秋秋是在千禧年接触到的古着,当时她是东华大学服装设计系的学生,学校旁边就有一个古着市场,同学们都热衷于淘古着,“倒也不是为了赶时髦,只是因为便宜,改起来不心疼,后面才发现,这些旧衣服真好看”。


(秋秋在复古市集上)


毕业后,秋秋在一家时装公司做设计师,每天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关注流行趋势,其实就是在网上刷街拍,这项理应充满创造性的工作,逐步走向程式化。她们好像永远在追赶最流行的设计语言,但时装又是矛盾的,在它成为时尚的那一刻,便开始过时。


那段时间,秋秋很迷茫,觉得生活没有营养和能量,“设计师们都不穿自己的产品,我不过是在出卖自己的时间和劳动力而已”。但她又是喜欢打扮的,衣柜里的古着越买越多,“有人喜欢穿套装,或者是觉得接近现代的服饰更好搭配,但我喜欢按自己的想法来,毕竟风格比潮流更能留存”。


(秋秋收藏的10年代的裙子)


在成为老玩家后,她买的衣服越来越“旧”,直至彻底迷上1920年代的风格,“可以说是真正的现代摩登”。


挥别维多利亚时期后,女性在20年代摈弃了过多束缚的衣着,实用舒适和中性主义盛行,波波头短发成为时尚标志,当时最流行的flapper dress就是一种活动方便、胸线宽松、不显腰身的洋装类型。而当时颇具影响力的Coco Chanel女士,就是带头穿裤装、拒绝马甲内衣的先锋。



摇摆舞会就是天堂


因为喜欢1920s的服饰,秋秋也连带着喜欢上了那个始于一战结束、终于大萧条开始的年代,复杂变革汇聚一起,孕育出的许多艺术创造,至今还对流行文化产生影响。而秋秋最着迷的是发迹于美国城市非裔社区的爵士乐,以及随着爵士乐而产生的摇摆舞——那时的年轻女郎梳着齐耳短发,穿着直身串珠裙,和男性一样出入社交场合喝酒、抽烟、跳时兴的查尔斯顿舞,实在是离经叛道又令人着迷。



秋秋在2014年开始接触摇摆舞,当时在国内还非常小众,她用“狂喜”形容第一次去舞会的感受,因为衣柜里那些过于复古的裙子终于不再只是收藏,她可以穿上流苏吊带裙、套上丝绒手套、戴上钉珠羽毛的头饰而不用担心“太过用力”,转起圈来像万花筒一样绚丽的大摆裙也有了发挥场地。



同时摇摆舞又简单易学,只要随着摇摆爵士乐的特有节奏律动,并不需要循规蹈矩,甚至可以即兴发挥、自娱自乐。舞池细碎的灯光下,人们自顾自随着节拍,踢踏摇摆,一种只属于自己的快乐很轻易就涌了上来,“这是一件只要去了就99%会收获快乐的事情”。


秋秋报了学习班,在掌握基础舞步后,第一支舞为她打开了新的大门,“意识到自己不仅能全程跟下来,还能穿插着来段即兴”,摇摆舞一般是双人配合,在舞会上如果能碰到水平相当又颇具默契的舞伴,是非常享受的事情。


(秋秋参加过的摇摆舞活动)


舞会是社交场合,但是没有社交压力,“出错是最不要紧的,因为大家根本不会关注除自己和舞伴之外的其他事情”。摇摆舞的动作变化往往通过肢体的推拉给予信号,一个肢体配合默契的舞伴,往往能够给即兴提供更大发挥空间,“你抛向对方的东西恰好被接住,这是非常享受的时刻,但这种即兴,哪怕和同一个舞伴跳同一首曲子也无法重来,这也是摇摆舞令人着迷的原因之一”。


对秋秋来说,舞会是消除工作焦虑的良药,在和摇摆舞的“热恋期”里,她基本从不落下任何一场舞会,白天上班的时候,她的风衣底下就是舞裙,下班时间一到就匆忙赶地铁,坐一个多小时,跨越城市的对角线,然后从开场一直跳到十二点结束。



生活好像也因此多了更多的可能性,“跳舞之后我觉得什么都可以大胆尝试”,刚接触摇摆舞不久,她就报名参加了一个大活动,几百名舞者住在长城脚下的民宿里,“当时大家都在房间里播放自己比赛用的曲子,每个窗户都飘出不同的爵士乐,好像这个民宿暂时变成了一所艺术院校”。活动当天,大家一起在长城上跳了摇摆舞。


想跳着摇摆舞环游世界


跳摇摆舞已经成了秋秋的一种生活方式,之后她陆续参加了曼谷、悉尼、东京、多伦多等不同国外城市的摇摆舞活动,她通过舞会和人产生连接,也借此了解一座座城市,心底一直有的创业想法更加强烈,“人也快30岁了,不能再拖了”。


于是,秋秋规划要做一个服装品牌,融合摇摆舞和复古文化。她随后辞职,然后开起了淘宝店,店铺名“Shimmy Shimmy”来自摇摆舞里俏皮幽默的舞蹈动作。因为有近十年服装行业的工作经验,秋秋包办了店铺的所有事务,她不仅要负责服装设计和整体视觉,同时还要担任模特并负责图片的后期处理。



秋秋希望把自己对摇摆舞的快乐体验融入服装设计,“肯定不只有我会在下班后赶着去舞会”,怎样让一条裙子既可以融入日常、又能在舞会上大放异彩,是秋秋早期主要的产品思路。她恰好是那个既懂摇摆、又懂服装的人,“比方说,旋转的时候大裙摆当然更抓眼球,但其实只适合快节奏音乐,在慢节奏音乐里,一条侧开叉包臀裙,反而更能突显腿部的性感小动作”。



她也进行了设计上的改良。店铺里最受欢迎的流苏吊带裙,有着浓厚的1920s风味,但又不完全是按照那个年代的衣服来设计。为了能在平日里成为点睛单品,又能撑住舞台和派对等场合,裙子没有采用过于闪亮的材质去制作,而是闪着高级的微光。流苏选用的是手感更好更密的材质,既有在身上自然流淌的效果,又不容易起静电,还能扛住多次洗涤。而在穿着的舒适度上,这条吊带裙也能做到既有露肤度,又不用担心走光。


(秋秋设计的流苏吊带裙)


这款裙子是秋秋开店后的第一款设计,是为她当时所在的一个1920s复古舞团设计的表演服,后来店铺的很多设计由头也是这样,“我并不是一个很有规划的店主,有的时候是想去一个地方,就根据那座城市的风格设计服饰,然后去那里边玩边拍摄”。


(秋秋在迈阿密拍摄自己设计的衣服)


比如,她想去拥有世界上拥有最大装饰艺术建筑群的迈阿密,因为那里非常适合拍摄复古服装,她为此准备了多套服饰和周密的拍摄计划。她还去了爵士乐的发源地新奥尔良,参加了现场有乐团伴奏的舞会,甚至在街头看到有人表演爵士乐,也忍不住想要“摇摆”一下。


来秋秋店里买裙子的,除了有普通爱好者,也有专业舞者和剧组采购。她也因此认识了很多朋友,“有位顾客下了很多单,聊了才知道她在上海百乐门工作,于是我们就在百乐门策划了一场复古舞会和市集”。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