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优到
专题推荐

习近平同多哥总统福雷就中多建交50周年互致贺电

 二维码 1
发表时间:2022-09-19 23:25

新华社北京9月19日电 9月1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多哥总统福雷互致贺电,庆祝两国建交50周年。

习近平指出,中多传统友谊深厚。建交半个世纪以来,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双方始终真诚友好,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坚定相互支持,务实合作成果丰硕,给两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福祉。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两国人民守望相助、共克时艰,谱写了中多友谊新篇章。我高度重视中多关系发展,愿同福雷总统一道努力,以两国建交50周年为契机,巩固政治互信,在共建“一带一路”和中非合作论坛框架内深化各领域合作,推动中多关系迈上新台阶,为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

福雷表示,多中建交50年来,两国伙伴关系坚定稳固、富有成效。在两国领导人共同关心和推动下,两国关系不断发展壮大,硕果累累,惠及两国民众。中国始终是多哥探索全面、可持续发展道路上的关键战略伙伴。我们赞赏中国一如既往坚定同非洲国家站在一起,致力于强化中非伙伴关系,实现共同繁荣。多哥毫不动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我愿同习近平主席一道努力,推动多中友好合作关系不断加强。

2019年10月31日,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把坚持和完善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作为一个单独部分进行部署。这体现了我们党以强军支撑强国的战略考量和军事制度自信,对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实现中国梦强军梦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军事制度,直接关系国家的治乱兴衰。军事制度是国家、政治集团或军事集团为组织、指挥、管理、维持、储备和发展军事力量所制定的制度,首要解决的是军队归谁领导、听谁指挥的问题。古今中外,由于军事制度不完备、没有解决好军队领导权问题,国家分裂者有之,外敌入侵者有之,民不聊生者有之。20世纪初期,我国长期陷入军阀混战,各路军阀凭借手中的武力相互争权夺利,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党成立后,经过艰辛探索实践,创造性地提出并实行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彻底改变了中国历史上军权私有的军事制度,使军权真正回到人民自己手中,我军成为革命的依托、民族的希望。

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是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的最大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多方面的显著优势,其中重要一条是坚持党指挥枪,确保人民军队绝对忠诚于党和人民,有力保障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在探索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制度实践中,将党指挥枪的建军原则上升为国家基本军事制度。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的基本军事制度,是与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相符合、相适应并为之服务的,是中国革命、建设、改革长期实践反复证明了的科学制度。毫不动摇坚持这一制度,对于保证我们党长期执政、国家长治久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兴旺发达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进入新时代,我们党深刻把握我国发展要求和时代潮流,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就内在要求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而发展,使之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航船在国际风云变幻中行稳致远的压舱石。

知识链接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图谱”

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坚持和完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制;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和完善繁荣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制度;坚持和完善统筹城乡的民生保障制度;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坚持和完善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坚持和完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

坚持和完善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是适应新形势新体制把党指挥枪原则贯彻到军队建设各领域全过程的现实要求。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统领军事制度全篇,融入军事实践各方面,并随着军队建设实践发展而发展。当前,我军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方面还存在不少矛盾问题和短板弱项,一些党组织和党员、干部思想不纯、政治不纯、组织不纯、作风不纯的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下大气力解决这些问题,既要坚定不移治标,持续深化政治整训,坚决查处不讲政治的人和事,又要高度重视治本,坚持好、巩固好、完善好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为确保我军政治上永远过硬、确保党和国家长治久安提供牢靠制度保障。这轮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我军组织架构实现了历史性变革,为更好地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提供了体制保障。同时,改革后我军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工作也面临着许多新情况新问题,要求适应新形势新体制,加强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制度的探索实践,推动这一制度的显著优势更好转化为制胜优势,转化为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实际成效。

15.如何理解对党绝对忠诚要害在“绝对”两个字?

习主席指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首先全军对党要绝对忠诚。我军是拿枪杆子的,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对党忠诚必须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衡量我军是不是政治上合格,可以讲很多条,但归根到底要看这一条。为什么要求革命军人对党绝对忠诚?这里面的“绝对”,体现的是恪守根本建军原则的鲜明态度,立起的是革命军人政治操守的最高标准。

“绝对”诠释了忠诚的唯一性。人民军队只能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不能接受其他任何政治力量的领导和指挥。与此相对应,革命军人的忠诚对象是唯一的、排他的,必须对党忠贞不贰、矢志不渝,绝不能心猿意马、三心二意。1922年,担任滇军高级将领的朱德,毅然放弃高官厚禄,历经千辛万苦到上海、北京寻找党组织,多次恳请入党,由于身份和经历等原因被拒。但他没有放弃,远赴法国、德国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最终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党的事业“革命到底”。对党绝对忠诚,就是要像老一辈革命家那样,做到铁心向党、毕生追随。

“绝对”诠释了忠诚的彻底性。对党忠诚的彻底性,强调的是忠诚的纯度和程度。按照“绝对”标准看,全心全意是忠诚,半心半意不是忠诚;言行一致是忠诚,说一套做一套不是忠诚;始终如一、无怨无悔是忠诚,顺境时忠诚、逆境时不忠诚也不是真正的忠诚。必须一心一意、一以贯之,必须表里如一、知行合一,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改其心、不移其志、不毁其节。这是甄别“伪忠诚”的试金石。革命战争年代,要加入党,首先要不怕死、敢于为党献身,那时一场仗打下来,牺牲最多的就是党员。在血腥的战场上,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下,千千万万共产党员赴汤蹈火而不辞、刀锯鼎镬而不惧、历经磨难不改初衷。没有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没有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要做到对党忠诚是不可能的,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动摇。对党忠诚做到彻底,必须有很强的政治定力,始终与党同心同德,不忘初心、不改初衷,做对党最赤胆忠心、最听党的话、最富有献身精神的革命战士。

“绝对”诠释了忠诚的无条件性。对党忠诚必须无条件,强调的是没有任何预设前提和附加条件,党叫干什么就坚决干,党不允许干什么就坚决不干,决不讲价钱、打折扣、搞变通。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利益考验面前,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坚决听从党的指挥。1950年,为完成党赋予的解放西藏阿里地区的任务,新疆军区某部组建进藏先遣连。面对高寒缺氧、补给断绝的恶劣条件,先遣连官兵不畏艰险、义无反顾,以惊人的毅力跋涉千里,每一步都是与死神作斗争,短短1年多时间,先遣连130余名官兵有63人牺牲,最终胜利进军藏西北高原,用生命践行了对党的绝对忠诚。“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生动反映了我军一代代官兵不计个人得失、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最高利益的政治品格。对党忠诚做到无条件,就是无论环境条件如何艰苦、风险挑战多么严峻,都坚决听从党的召唤,一切行动听党指挥。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